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二四六天天好彩跑狗 > 黄耀明 >

专访黄耀明:最好家里是间唱片铺(图)

归档日期:06-08       文本归类:黄耀明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与黄耀明约访时,他坦言最近没看多少书,不如聊聊音乐,地点约在香港中环的人山人海工作室。路过电影《得闲炒饭》周慧敏吴君如相遇的天桥底,穿过辗转反侧的狭小街道,到达工作室所在的大厦。电梯门一开,只见白色墙面刷了“人山人海”四个赤色大字。这里不像正经八百的写字楼,倒像是私人会客厅。主厅有两张茶白沙发,黄耀明最新专辑《拂了一身还满》的海报躺在墙角,墙上还挂了一面颇具“中国特色”的深红锦旗,由浙江省台州歌迷会赠与人山人海,印了“人民音乐为人民”七个金色大字。

  黄耀明一到工作室,箭步奔入主厅一侧的房间。化妆师一边化妆,黄耀明一边忙不迭像照镜子一样直面手机刷微博。短短五六分钟内,连转4 条微博,声援左小祖咒常州老宅被拆事件。11 月底,这两位音乐人士将在香港再次碰头。

  除达明一派主音、进念二十面体成员、人山人海董事长,黄耀明最近又添一个头衔: “文艺复兴基金会”理事长。这个拉拢了韩寒彭浩翔贾樟柯、姚谦、周耀辉等文化人的组织,成立不到半年即重磅推出“文艺复兴2012 音乐节”,召集了周云蓬、左小祖咒、五条人、陈珊妮、林一峰等歌手。黄耀明笑称近期主要在为基金会当义工,看场地,筹备演出,十分“搏命”。

  虽说是音乐人的工作室,但几乎看不见唱片和书的踪影,即使书架,也以存放文件和资料为主。但黄耀明说家里的场面颇为壮观:“像货仓一样,桌面、椅子、睡房,都是CD。”他前前后后收藏了逾万张唱片,至今仍每周入手新货。旧碟填满了角角落落,新碟又源源不断,没地方搁,只好送人,不少淘汰的被歌手卢凯彤收留了。“她经常说你不要的碟就给我吧,很渴求的样子。”

  黄耀明不太爱整理东西,加上常年没时间,家里物品密密麻麻,曾一度无法招待客人。一年前,适逢装修,他想是时候开始整理一下了,“得像一个人住的地方”。家中旧的唱片架多数排列英文CD,基本按姓名A-Z 分类。其中一栏属于世界性的民族音乐,印度、中东、希腊、东欧等,按地区仔细编排。其它语言如德文、法文、西班牙文等,则比较复杂,分男女、乐队、类型等。中文的则归为一个小区域,分男女歌手,广东话、国语,或摇滚、民谣等。越来越多新CD 得安置在另外的架子上,这时候,东西开始趋向混乱,很多新碟已销声匿迹。

  年轻时就迷上唱片收藏的他自然少不了淘黑胶,数量有多少张,他真没数过,比划了一下,薄薄的唱片叠起,比他两手伸直还宽,估计得有三米。虽说还收着一部略大于A4 纸的手提黑胶机,如今已被晾在一边,CD 也鲜见播放,取而代之的,他晃了晃手中的iphone。

  家里几个墙面都铺满了CD,论数量,黄耀明很自信,应该比很多小的CD 铺还多。他更希望家里像唱片铺。“我的心愿是开一间唱片铺,或者唱片Library,别人可以来听和用,听完以后放回去。”他说如果真有一天能实现,还得请人管理,也可以让别人参观,像博物馆一样。

  H :有历史价值的,通常都是老的唱片,中英文都有。老的中文黑胶少,除非是达明一派自己的。七八十年代,我买的第一张唱片是香港歌手陈秋霞的。但家里的第一张唱片是我哥哥买的,叫《爱的故事》(Love Story),大约在60 年代末、70 年代初购入,来自Andy Williams,一位今年9 月底才去世的美国歌坛大师,他的名曲是《月亮河》(Moon River)和《爱的故事》(Love Story)。这张碟现在已被我据为己有,收藏在家中,这是我们家的第一张黑胶唱片。很多年以后,我开始有钱了,才买了陈秋霞的唱片。之后一直在买,留有不少对于我来讲很经典的唱片,如David Bowie、Pink Floyd、Beatles,还有80 年代很流行的大的单曲(大Single),一张12 寸大的唱片,里面只有一首歌,不是专辑,通常是跳舞的混音唱片,电子或者不是电子的音乐都有。我也留存了一部分5 寸或者7 寸大的黑胶唱片。

  B:记得你给David Bowie 录过DEMO,他的唱片你收藏得多吗?

  H :他唱了40 年,这么长时间下来,出了不少碟,我的确有很多,但没有统计过。我要留很多位置给唱片,还有磁带、LD、CD,有很多都扔了,留下一些有纪念价值或者不再发行的。如果你记得这个世界上还有一样东西叫MD,我也有留,虽然很少。

  H :HMV、香港唱片、摇摆廊等。在这一点上,香港比其他地方好,起码还有唱片铺,很多地方已经没有了。在旺角也有很多唱片店,我没怎么去,主要让朋友帮我买。香港还有很多好的独立的唱片铺,虽然我比较少去,但确实不错,譬如White Noice,有很多独立音乐的唱片。

  H :由于在筹备“2012 文艺复兴音乐会”,最近主要在听相关歌手的歌。听巴奈、五条人等,要熟悉他们的音乐我才能计划节目。还要再听周云蓬、左小祖咒。左小祖咒的歌实在太多了,要在里面挑选。有可能会玩跨界,譬如我和左小祖咒,或者我和陈珊妮,一起玩玩。

  H :会的,但我会付费听,偶尔也听免费的。如果我喜欢,一定会买那个音乐人或组合的碟。有时候根本不需要下载,例如在Youtube 就可以听到了。现在越来越好的是,可以在itunes 上听歌,它设计的界面非常方便,每首歌让你听一分半钟,听着听着就很容易想去买,而且浏览歌曲这个过程也很开心。内地的音乐网站有必要学习这种模式,只要大家给一点钱,就能买到想听的音乐。

  H :都是朋友参与出版的书。一本是《我们的同志孩子》,作者苏美智联合香港的小童群益会合写的,访问了一群同志的父母,谈谈他们的心路历程,如何去接受子女是同性恋者。另一本是《爱上噪音》,张铁志和柴子文合编的,这书很有趣,将华人社区不太和谐的声音记录下来。

  H :如周耀辉作词的《下流》,填了词进去完全不同了。也有填了词,整首歌更差的。有的词可能很普通,但音乐补救了,有的时候曲强,或者词强,或者曲和词都是垃圾,但其它元素帮忙。一个很厉害的人,像我经常说,林子祥这一类歌手,即使你给一首词曲都很垃圾的歌给他唱,他都能唱得非常好。所以说听歌有很多不同的角度。

本文链接:http://arnastrilen.net/huangyaoming/3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