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二四六天天好彩跑狗 > 黄飞然 >

黄色歌曲的歌曲纷争

归档日期:05-31       文本归类:黄飞然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谷建芬回忆说, “王酩写了《小花》,《乡恋》,都被点名批评。当时团中央搞了一个‘15首歌’评选,《乡恋》得15万张票。有人说,这15万张都是流氓投票,这是流氓喜欢的歌。”

  “严格地说,20世纪80年代朱逢博、苏小明和程琳都承担着社会批评。虽然邓丽君、刘文正等人的歌曲正在席卷内地,但流行歌曲仍然不是社会音乐文化的主流。当时最走红的词曲作家是王酩、王立平、谷建芬、张丕基等人,音乐上更多的还是对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初期抒情群众歌曲传统的继续和拓展,虽然歌词上增强了抒情性,但手法上基本也还是延续了从田汉到乔羽的传统,歌颂祖国、民族、时代和劳动的题材占了极大部分。”这是当时《中华读书报》上的一段评论。

  《中国亲嘴歌》本来是中国农村地地道道的娶媳妇歌,是用中国传统的乡音演唱的,可是一经推出众说纷纭,有人把它列为黄色歌曲一类,也有人把它称为《中国婚礼进行曲》,总之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褒贬不一。

  《中国亲嘴歌》歌曲的特点是轻松欢快,幽默诙谐,喜气洋洋,实用生活.是具有中国特色的乡村歌曲,也是正宗的中国风歌曲,因为中国有十亿农民,占中国人口百分之八十左右,只要适合中国农民口味的歌就是中国人的歌,就是中国风的歌曲,其中必须注明传统两个字,中国五千年的文化,咱们祖祖辈辈留下的宝贵财富,我们不能遗忘,我们也有属于我们自己正宗中国味道的歌曲和婚礼.让世界向我们中国文化看齐.这首歌所包含的内容和文化是非常多的,其中有中国独特的喜文化,中国人从古至今就喜欢热闹喜庆,在歌曲中就融入了结婚时用的鞭炮,笛子等喜庆元素,让人一听就喜笑颜开,.还有中国特色的孝文化,中国老人最讲究传宗接代,延续香火,而中国人也自古最尊崇孝顺的孩子,百德孝为先,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等是祖先们口口流传至今的经典名言.在歌曲中也都能充分的体现出来.歌曲里还有中国传统的夫唱妇随,相敬如宾等等传统文化。

  一本扫描自“中央音乐学院图书馆藏书”的《怎样鉴别黄色歌曲》的pdf,作为“黑色幽默”在人气很旺的豆瓣网上流传,两个星期的时间就爬到了该网站读书榜第六名的位置,而同在榜单的全是新书!以此可以证明,这本出版于1982年,定价两毛二,近五万字的小册子,在二十一世纪又找到了他的位置,继续发挥作用。人们惊奇地发现,书中批评的“黄色歌曲”,有些已经成为现在被认定的“经典”。比如《蔷薇处处开》、《何日君再来》。

  “黄色歌曲”从它诞生之日起,就一直背负着各种骂名和指责。在各种不同的场合被指斥为“靡靡之音”或“淫乐”。据王云阶考证,“‘黄色歌曲’是从三十年代聂耳批判当时那些色情的歌曲开始使用的词……大体上包括这样一些类型(一些音乐):色情、肉麻的,轻薄、轻佻的,消极颓废、悲观厌世的,疯狂混乱、刺激感官的,打着爱情的幌子、卖弄口头爱情、虚假爱情、把爱情庸俗化的,还包括传播封建思想和政治上反动的东西的”。“最早的‘黄色’,不仅仅是色情的东西,还有其他刺激感官的内容”。还有旅美作家王鼎钧在回忆录《关山夺路》中的一段记载,也值得参考。“那时(解放战争时期)歌曲分为‘艺术歌曲’和‘流行歌曲’,大部分流行歌曲被视为‘黄色歌曲’。这个名词源自于‘黄色新闻’。十九世纪,美国出现低级趣味报纸,用黄色纸张印刷,延伸出黄色歌曲、。黄色新闻传播色情,挑动情欲,那么黄色歌曲的涵义不言而喻”。

  在今天看来,中国所谓的“黄色歌曲”其实绝大部分都属于早期都市流行歌曲,这是指诞生于20世纪20年代,盛行于30—40年代,以都市民众为受众,以商业运作为模式,以唱片、舞厅、电台、电影为渠道,以审美现代性为方向,以贯穿古今、融会中西为创作理念的大众歌曲。这些歌曲,从内涵来看,大多蕴含着科学、民主、平等、爱国等思想情怀,是中国起始于20世纪初期的“五四”新文化运动的余绪和曲折的反映。从形式上看,这些歌曲大多选用明白晓畅的白话文、民歌体或富于古雅意味的文辞作为歌词,谱以具有中国民族民间风味的曲调,间或配以西方舞曲节奏(如爵士、探戈、伦巴等)的乐队伴奏。这些流行歌曲的创作,引入了当时国际上盛行的爵士乐元素,加上中国民族音乐的配器或西洋乐的配器,并结合“五四”以后初步形成的新文化运作机制,产生了一大批流行音乐的创作实绩。

  以黎锦晖的创作为开端,涌现了一大批词曲作者,如陈歌辛、黎锦光、严华、陈蝶衣、许如辉、严工上、严个凡、严折西、高天栖、刘如曾、姚敏、李厚襄、刘雪庵、李隽青、梁乐音、黄贻钧等等;以明月社为源头,产生了一大批民众喜闻乐见的歌手,如黎明晖、王人美、黎莉莉、薛玲仙、周璇、白虹、龚秋霞、姚莉、白光、吴莺音、欧阳飞莺、黄飞然、严华、张露、张帆等等。他们的作品至今仍不失魅力,具有审美价值。

  时值今日,随着“黄色歌曲”这一污名化的称谓被抛弃,当年这些张扬个体权利、抒发个人情怀的歌曲内涵被重新肯定,在注重审美、讲究休闲、追求生活情趣的都市文化背景下,它们又一次进入城市的咖啡馆、歌舞场、餐厅、茶座及其他休闲场所,成为民众生活的组成部分。

本文链接:http://arnastrilen.net/huangfeiran/2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