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二四六天天好彩跑狗 > 黄飞然 >

老唱片《永生的八一四》保存抗战记忆:中国空军对日初战告捷

归档日期:05-22       文本归类:黄飞然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掀天揭地鬼神惊,我何壮兮一当十,敌何怯兮六比零。一战传捷,举世蜚声……”一张黑胶唱片中的抗战军歌记录、讴歌了1937年8月14日的一场特殊的空战。

  8月12日,上海历史博物馆副研究员胡宝芳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留存至今的老唱片保留了很多珍贵的抗日历史记忆,应当受到学者的重视。”

  相比于陆军的浴血奋战,中国空军的抗战历史算得上“小众”。在淞沪会战中,中国空军首战告捷,更是知之者甚少。

  1937年8月13日,日军突然向上海闸北的中国守军发起进攻,淞沪会战爆发。为保卫上海,中国空军派出装备精良的第4大队正式参战,该大队辖3个中队,装备美式战斗机,驻扎在杭州笕桥航空基地。

  8月14日,日海军第一联合航空队从台北基地出发,向笕桥航空基地发动猛烈轰击。中国空军大队长高志航率李桂丹、柳哲生、王文骅、郑少愚等积极应战。经过激烈战斗,中国空军以6:0初战告捷,即在己方无一伤亡的情况下,击落、击毁敌方6架战斗机。

  “这场战役的胜利有里程碑式的意义。”上海历史学会副会长、上海师范大学教授苏智良说,虽然我方以寡敌众,但当时出战的空军飞行员都训练有素,这是获胜的根本原因。当时,中国处于较为弱势的地位,能够在空中战场打出“漂亮的一仗”,举国振奋。苏智良还补充了一个小细节:“我军的战斗数据是6:0,而日军的历史数据是0:2。不管怎么样,我们大胜的事实是确实的。”

  为纪念8月14日这场中国空军以少胜多的初战,1939年国民政府决定将8月14日设立为中国空军节。苏智良说,在台湾,如今每年还有相关的纪念活动。

  经胡宝芳考察,《永生的八一四》有两个版本,一种为明星歌唱版本,即百代公司约请著名乐人“黄飞然”演唱灌制的唱片;另一种为进行曲版本。从编号来看,标号“B1163”的明星歌唱版本早于标号为“B1165”的进行曲版本。

  两张唱片上的文字大同小异:中央从上到下印刷“上海百代公司唱片”、“中国空军军歌、下方印“刘雪庵谱曲”、“刘如曾配谱”。不过,明星歌唱版多了“明星歌唱,黄飞然”和“杨泓词”的字样。根据历史资料判断,这两个版本均录制于1947-1948年间。

  除了年代和历史背景,胡宝芳还对唱片上的作词人、作曲人进行了考证。词作者杨泓曾于《航空建设》1947年2卷第6期发表小诗:《永生的八一四》。1948年,《中国的空军》117期第4页发表《永生的八一四》歌曲时,亦注明“杨弘(注:应该是泓)词、刘雪庵(曲)”。此外,胡宝芳并没有找到更多证明杨泓身份的材料。

  《永生的八一四》的作曲人刘雪庵是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中国乐坛最有影响的爱国音乐家之一,他与贺绿汀、江定仙、陈田鹤并列为著名音乐教育家黄自的“四大弟子”。

  据刘学苏《不渝的信念、毕生的追求——作曲家刘雪庵》记载,“1933年国民政府航空学校公开征集校歌,刘雪庵投稿得中并获奖。1934年秋被聘为该校兼职音乐教官(仅为时一学期),刘雪庵因此与该校校长周至柔等高级将领有了联系。”胡宝芳推测,正是这份情缘让刘雪庵执笔,为杨泓的诗歌《永生的八一四》作曲。

  “《永生的八一四》这样的黑胶唱片保存了中国空军英勇作战、抵御外敌、保家卫国的珍贵历史记忆,也保留着另一条战线——文艺战线的抗战历史记忆。”胡宝芳说,保留抗日记忆的老唱片至今尚未得到重视,十分遗憾,“我的研究是抛砖引玉,希望文博圈学者在征集、展示抗日历史文化遗产时,对老唱片给予关注。”

本文链接:http://arnastrilen.net/huangfeiran/1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