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二四六天天好彩跑狗 > 何建清 >

权利的游戏:杀死那个女孩

归档日期:05-29       文本归类:何建清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文吴呈杰编辑金匝刚刚结束的《权力的游戏》第七季,其中一集是龙女丹妮莉丝召集各大家族召开圆桌会议,让人看得神思恍惚:除了龙女外,出席的还有高庭的“老玫瑰&rdqu

  刚刚结束的《权力的游戏》第七季,其中一集是龙女丹妮莉丝召集各大家族召开圆桌会议,让人看得神思恍惚:除了龙女外,出席的还有高庭的“老玫瑰”、铁群岛性格刚烈的女领导人雅拉、“沙蛇之母”艾拉莉亚怎么清一色都是女性的身影?难怪有人说,这是一出活生生的“妇仇者联盟”。

  一个并不全面但有趣的统计数据是:截至目前,《权力的游戏》中死去的主要男性角色有20位左右,主要女性角色则只有3位。马丁大叔自己都说了:我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女性主义者。

  虽然看起来是个有关权力夺取的故事在虚构的中世纪大陆,七国都意图问鼎整个王国的权力中心,但这部剧其实并不仅仅停留在最终由哪位女性掌权这个疑问上,而是设置疑问:命运给女人布下一个陷阱,掉下去、跳过去还是打碎它?

  更准确来说,它是一部拍给女性看的成长史诗:在这个依旧由男权主宰的现实社会,如何面对男性权威,如何变得更强大,如何与自己的女性身份相处,如何经历“得到”和“失去”这也是最打动年轻人的主题。

  这些成长,脱离了“好”与“坏”、“善良”与“邪恶”的二元对立价值观,也有微妙的、欲言又止的、隐匿在冰山之下的人物关系,让角色有更丰富的维度和层次,让观众欲罢不能。

  比如刚结束的这一集,女王瑟曦见到杀死父亲的胞弟“小恶魔”,“美人”布蕾妮见到“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詹姆,眼神交错的一刹那,电光火石,万水千山。

  这也使得每个角色都像树一样扎进了观众心底,眼见她落地生根,眼见她吐出新芽,眼见她枝繁叶茂,即使有落叶归根的一天,也留下了念想。

  风暴降生丹妮莉丝安达尔人洛伊拿人和先民的女王七国女王/统治者全境守护大草海的卡丽熙镣铐/锁链破除者弥林女王龙石岛公主这还只是个不完整版,难怪粉丝们嘀咕:龙女到底是看了多少玛丽苏巨著?

  但仔细回忆,龙女可不是光靠玛丽苏巨著里必然存在的“主角光环”走到今天的。剧集一开始,她还是个要被哥哥卖身当作“性资产”的少女,是名副其实的弱者,孤立无助,但与卓戈卡奥的婚姻是她生命的转折点,她也因此鼓足勇气完成一场豪赌:踏进火焰中。豪赌的结局成了观众脑海中的经典影像:大火燃尽,龙女从一片废墟中款款走出,三条幼龙像藤蔓一般缠绕在她的身上。

  从那以后,龙女成长飞速,强硬又有自信,踏上解放奴隶、给予自由的革命之旅,收服四方,再没有什么能真正伤害到她了。

  《权力的游戏》中有句流传颇广的谚语:“凡人皆有一死”。丹妮在和侍女的谈话中,对这句话做了一个微小的改动:“是,每个人都会死。但我们女人不是人(Men)。”

  人人都恨瑟曦这么说未免有些偏颇,但也算是粉丝们的一众呼声。

  她残暴得令人发指:从姐弟开始,继而谋杀亲夫、炸掉极具象征意义的大教堂,在“蛇蝎毒妇”的路子上一骑绝尘。

  她同样愚蠢得不可救药,在十万异鬼大军击溃北境长城的绝杀时刻,她居然还想出了“让他们打去吧我坐收渔翁之利”这样的馊主意,连一向迁就她的情人兼胞弟詹姆都气地转头就走。

  瑟曦可恨吗?当然可恨。只是,我常常会想起,很多年前,还是孩子的瑟曦听女巫讲述过一个预言:“你会成为女王,直到另一个更年轻,更美丽的女人到来,她会推翻并夺取你珍爱的一切;你的3个孩子将以黄金为宝冠,以黄金为裹尸布,将来有一天,当你被泪水淹没时,你的弟弟将扼住你苍白的脖子,夺走你的生命。”

  当儿子喝下毒酒七窍流血而死,当女儿被印上致命的毒吻,瑟曦不可能意识不到,女巫的预言正在一步步成为现实。但换一个角度,瑟曦从没有停下和命运抗争的脚步她充满欲望,无所顾忌,活的极有生命力,当她对取悦这个世界厌倦透顶的时候,她选择取悦自己。这一刻,我和“荡妇”瑟曦产生了短暂的共情。

  就在刚刚结束的第七季最后一集,三傻和二丫联手给“小指头”下套,一人下令,一人执行,生动诠释了什么叫做“姐妹默契”,为家族复仇的使命也终于达成。

  三傻身着华服,工于刺绣,孜孜不倦追求家庭生活,成天幻想能够嫁给爱情。但当父亲被未婚夫所杀,自己流离失所,甚至被施暴,她才流下惊惶的泪水,也终于彻底意识到:做了错误的决定,就应当有悔恨和自省。

  二丫崇尚武艺,却自小被禁止做“男孩儿的事”,当她拥有了第一把心爱的剑时,她也略为讽刺地将其命名为“缝衣针”。家族变故后,她手执“缝衣针”,加入“无面人”,残酷历练后变身杀手,让“死亡名单”上的仇敌,接连丧生在自己的剑下。

  如果说有一个女性气质光谱的话,她们毫无疑问地统治了两端。但最终,随着姐妹两人的重聚,她们在精神的独立性上也实现了殊途同归。

  和瑟曦相较,“老玫瑰”简直是另一个极端了人人都爱她。

  本质上来说,她与瑟曦并没多少不同:言语刻薄、心狠手辣、视家族荣誉高于一切。只不过,更丰厚的人生阅历赋予了她一种阅尽人世后的生活趣味,有点罗曼罗兰“认清生活的真相后还依然热爱生活”的意思。

  她从不羞于自嘲:“蠢母鸡”、“老不死的”这些词都被她用在自己身上,和这种达观相伴而生的是,她更懂得妥协和审时度势。

  无关痛痒的俏皮话只能算是饭后甜点,沉默、忍让才是这位老谋深算的女政治家留给我们的珍贵遗产。临死前,她安然端坐于白色大理石砌成的高庭城堡内,对前来终结其生命的詹姆缓缓吐出一句:“告诉瑟曦,她的儿子是我杀的。”

  七季七年,这些女性角色经历丧父、丧母、丧兄,也经历背叛、暗算、羞辱、肉体折磨,重逢时早已不是当初的模样。可惜吗?这好像就是现实世界原本的样子。

  比起另一部大块头的魔幻巨制《哈利波特》,在魔法学校霍格沃茨友谊是坚固不催的,“主角光环”总是奏效的,正义是终会战胜邪恶的,《权力的游戏》更真实可感:纯真的少女时代一去不复返,欢迎来到残酷的成人世界。

  对少年来说,又何尝不是呢?就像第五季里,还在青春期摇摆不定的雪诺去找学士倾诉困惑,学士回答:“Kill the boy and let the man be born.”

本文链接:http://arnastrilen.net/hejianqing/229.html